配电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配电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单独两孩半年考广州仅两成家庭申请

发布时间:2020-07-13 20:55:36 阅读: 来源:配电柜厂家

截至8月31日广州申请“单独两孩”17162例 远低于预期。

专家称2016年或会显现生育高峰 担心社会公共资源紧张是杞人忧天

生还是不生?或许你还在犹豫。然而,广东省自今年3月27日实行“单独两孩”政策的近半年后,广州户籍中可生育两孩的约8万个单独家庭已给出一个初步的答案。

近日,广州市人口发展战略研究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段建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根据初步统计,截至今年8月31日,广州申请单独两孩的共有17162例,审核后同意办理的有16214例。占可生育家庭的逾两成。

“这已远远低于预期”,段建华预测:“申请并不代表出生,到明年年底有多少新生儿出生,还是个未知数。”

“真正的生育高峰或许要到2016年才能看出。”6年前就开始深入研究广州人口发展生育问题,并全程参与广州“单独两孩”筹备实施的段建华说。

“单独”标本有话说 生或不生各有纠结

广州“单独两孩”开闸近半年时间,截至8月30日,已经有16000多人同意办理单独两孩。而6月30日时,这一统计数据还是3300多人,足可见广州家庭在两个月时间里饱经了怎样的纠结。

根据广州市人口发展战略研究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段建华介绍,曾对广州80后双独家庭做过相关的调查统计,有生育两孩意愿的不到一半。很难说,这能代表单独两孩生育主力军的80后的最后意愿,而具有生育条件的家庭,最终会有多少实现生育,似乎远没尘埃落定。

纠结派:

常晶(化名):1980年 独生子女

双职工家庭 家庭年收入40万元

生育状况:已育有一女 4岁

常晶和丈夫都是传说中的“空中飞人”,需要经常在外出差。如今只有公婆在广州帮忙带孩子。

常晶告诉记者,刚刚熬过最艰难的三年,女儿上了幼儿园,全家都松了一口气,一直紧张的家庭氛围也“解冻”了些。

而她自己产后恢复上班,也重回到正常轨道了。自己的朋友圈又开始“圈”回来,有了自己的空间,而不是整天围着孩子打转了。

“单独两孩”政策下来后,她并没有考虑太多,倒是公婆几次在不同场合提出,说趁着老人家身体还好,可以考虑再生一个。而且一再告诉她,女人生孩子过了35岁就不好了。看见不少邻居生了二胎,女儿也经常问为什么自己没有弟弟妹妹,没有小伙伴。她就开始动心了。

但她转念一想,生个孩子,从备孕到生产,前后差不多都要跨越两年时间。这还不说,孩子生下来之后,最少也有一年时间,离不开身。加起来,差不多就要腾出三年时间。

而且一旦怀孕之后,工作就只能放弃了。这几年一家老小的养家任务就全部压在丈夫一个人身上,家中每月还有房贷压着,本来顶着半边天的常晶想到未来巨大的家庭经济压力就害怕。

常晶还考虑到,由于带第一个孩子,公婆身体比起以前差了好多,她担心再来一个,老人家的身体还能不能吃得消。

抢闸派:

刘晓翔:1978年 独生子女

双职工家庭 家庭年收入20万元左右

生育状况:已育有一子 7岁半

二胎孕期:32周

比较起80后的常晶来说,刘晓翔对再生一个的决心要坚定得多。在她看来,不仅仅是年龄上的原因。更重要的是,因为自己是独生子女,从小就没有兄弟姐妹的陪伴,感觉很孤独,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也像自己一样。

她说,其实自己在生完第一个孩子之后,有一两年时间也出现过反复,不想再生。但后来觉得孩子还是应该有个伴,所以在三年前又重新考虑是否要再生一个。

她想再生一个的考虑很充分。刘晓翔说自家有三个老人,如果她只有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将来养老的任务太艰巨了,还是多一个帮手比较好。

刘晓翔内心还有一点重要的担忧,看到近年来关于失独家庭的报道,深深觉得养一个孩子风险真的很大。

她的决心也得到家中老人一致的支持。她自己算过再生一个孩子给家庭带来的经济压力,她也精打细算过,“其实养孩子的成本并非想象的那么高。比如,现在孩子教育花费,很多非常贵的课程,其实也没有太大的必要去学。”

现在让她有些担忧的,倒是老人的身体。她说,前几天家婆告诉她说心脏病好像更严重了。她说,对于父母,只能祈求感恩。

意外派:

金玲(化名):1983年 丈夫是独生子女 双职工家庭

家庭年收入30万元

生育状况:已育有一女 5岁

二胎孕期:25周

今年31岁的金玲说,这次完全是意外怀孕。在得知怀孕的消息后,家庭曾经为此孩子的去留开过几次家庭会议,问题的症结点也主要在经济方面的压力上。

金玲在公司任中层管理,工作稳定,如果再生一个,将会失去现时的工作,家庭总收入会少60%,生完孩子再出来找工作,将受年龄等各方面限制,未必能找到好工作。

她的老公在一家事业单位工作,收入并不是很高,但现在发展态势还不错。

因为两人都是农村出生,双方父母家庭不能提供经济支持。现在与公婆同住,他们主要帮助带孩子,由于老公家是独生子女,老人家还是希望能生一个儿子。

在家庭会议中,金玲的丈夫一直强调生了再说,日子慢慢会好的,但金玲一想到所面临的现实压力,觉得实在是喘不过气来。房贷、外债,抚养两个孩子,想到再生一个会直接影响女儿的入学和生活质量,就感到十分内疚。

虽然已经怀孕25周了,但金玲内心还在犹豫,但事已至此,也只能顺其自然。她一直在说,没有获得足够安全感再生一个。

等待派:

陈娜(化名):1986年 独生子女

双职工家庭 家庭年收入30万元

生育状况:已育有一子 1岁

刚过完28岁生日的陈娜,紧接着给儿子过了周岁生日。

她感觉自己还有些没缓过神来,不过“单独二孩”政策出来后,她和丈夫毫不犹豫选择要再生一个。“因为老大是儿子,万一再生一个还是儿子,家中压力就大了。”陈娜会在开玩笑的时候和丈夫说到这个问题,但这也只是“甜蜜的负担”。

当然,再生一个娃也只是陈娜的一个远景规划,暂时还没有时间表。她觉得为了生孩子已经苦了两年,想再休息一段时间。

现在双方父母都还没有退休,为了带老大,双方父母只能轮流请假来帮忙。初为人父母的小夫妻俩忙得手忙脚乱。她盘算着,至少等到老大上了幼儿园再来仔细考虑这个问题。

白城西装设计

南平设计职业装

许昌西服定制

中卫定制职业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