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电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配电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误认民主国家一切设施为灾害一个美国驻华

发布时间:2020-03-04 05:55:44 阅读: 来源:配电柜厂家

袁世凯的两个儿子,长子袁克定,次子袁克文,对父亲是否称帝,存有两极化看法,从两位袁公子的想法与作为,也彰显了袁世凯晚年政治抉择上出现的两难情境。在民国初年的政坛波涛之中,两位袁公子却扮演了某种微妙的角色。而民初从共和走向帝制的一小段政治逆流之中,两位袁公子却也是不可或缺的人物。

长于统御之术,不知何为民主

当上大总统之后的袁世凯,其心境与言行,国人多有各种不同的叙述与评说,大多数言论均属负面否定者,致使日后国人观察历史舞台上的袁世凯,多半先入为主已存主观偏见。所以,先引用一位美国驻华公使形容袁世凯的话,来作为文章的启首。

民国初年,美国驻中国公使芮恩施(Paul Samuel Reinsch)在他去世前的著作《An American Diplomat in China》(《一个美国外交官使华记》)中,有一段文字描述袁世凯:“中华民国总统袁世凯躯干短而肥,面部富于表情,动作灵敏,强项而弹头,显示毅力。双眸明朗,活泼,溜动,时呈警觉;注视来宾,深秀而无敌意,经常充满兴趣。对方说话,他总是凝神静听,对于所谈的细节,随时可以发出判断。但是他的一双眼睛,总是不断地表现他在紧跟着,和预测着对方所要谈的下文。法国人看见他就像克里孟梭。这是由于中国银圆上所铸他的肖像如此。在躯干上,面部表情上,头颅上,全部轮廓上,乃至他唇边的胡须,他确像那只老虎(克里孟梭有老虎之称)。”

芮恩施在叙述自己向袁世凯呈递国书时的所见所闻时指出:“所谓中华民国也者,不过由古旧帝制,变为军人独裁而已。袁氏以练兵起家,扬名显身,其实未尝披坚执锐,捍卫祖国,并非正牌军人,不过长于统御而已。他之所以能取得权势,由于他能忍耐期待,有相当知人之明,和了解政治内幕,尤能不择手段,巧于趋避。这便是他的成功要诀。至于如何治理民主国家,固一无所知。虽然经验和见闻,相当丰富,然而缺乏高度文学修养,未尝远游列国,不谙外国语文,对于中国所采西方制度,仅知皮毛,了解不深。关于民主政治的真谛,既无观念与认识,对于如何运用议会,及议会中的反对党,尤属茫然。且误认民主国家一切设施,悉属‘必要的灾害’,应设法避免。”

芮恩施总结自己对袁世凯的第一印象,他形容袁世凯是民主其表,独裁其实,并说深感袁世凯的横蛮和毅力。诚如芮恩施所言,袁世凯根本欠缺西方民主政治之基本常识,袁氏如此,他的两位公子夫复如何?

称帝与否,袁氏二子态度截然不同

以袁世凯长子袁克定而言,在袁世凯得大位之后,袁克定一向以储君自居,对北洋旧人完全不假以辞色,不论是段祺瑞、冯国璋,都不看在眼里。克定更认为,一旦父亲做了皇帝,自己就是名正言顺的太子。既然总统的儿子无法继承大位,皇帝的儿子才有资格继承父位,克定自然热心促成帝制了。

克定心里当然亦不知民主共和为何物,他效法袁世凯过去发迹的老路子,也想练新兵,拥有一支自己的部队,进而取代袁世凯手下那批老军人。据说,袁克定就是在积极训练“模范团”──也就是忠于袁氏父子的一支军队时,不慎坠马受伤,成了残疾人。“模范团”训练期间,花费了不少金钱,但是成效有限,完全不能与袁世凯当年小站练兵的成就相提并论,袁克定原本欲以此取代北洋军人的心愿,便石沉大海。

北洋军人当中,多数持观望或者不支持态度,不愿意和积极称帝的袁世凯靠拢,这里边袁克定的因素,也不可小觑。

袁世凯二公子克文,是袁氏子女当中,最有学问见识,也是最看得清时势潮流的一位。袁克文和他的大哥袁克定,选择了两条截然不同的道路,克定一心希望父亲龙袍加身,但是,袁克文却完全不作此想。非但如此,袁克文真是克尽人子忠心苦谏的义务,袁世凯执意不听,袁克文只好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因而也只有止于规劝。尤其难得的,两兄弟对袁世凯未来动向的看法南辕北辙,可是,这并不影响袁克定、袁克文之间的手足情深。最重要的原因,袁克文一向为人洒脱,和克定之间,对于是否赞同父亲称帝,意见截然不同,但两人从不曾反目成仇。针对父亲称帝的问题,袁克文从不曾公开表达意见,顶多止于诗文,以迂回的方式,奉劝他的父亲袁世凯,天地之大,任我遨游,又何必一定要当皇帝呢?

复辟帝制,未得民心

1915年7月中,芮恩施返美述职。美国国务院告诉他一个最新的消息,袁世凯预备称帝。其实,芮恩施也已从中国驻美国大使顾维钧博士处,证实袁世凯帝制运动进行的事实,只是袁世凯尚未最后拍板。3个月之后,芮恩施返回北京任所,袁世凯约见他作长谈,袁氏表示:“倘若投票顺利,赞成保留现有国体,一切照旧,问题自然简单。如赞成帝制,则政府组织上,将发生许多问题。我欢迎代议制的国会,一切可以自由讨论,惟涉及财政方面,则应加限制。”然而,12月9日,各省劝进代表作出了“一致拥戴”的决定,甚至连装点门面的象征性反对票都没有,就恢复了君主制。

但是,3个月后,亦即1916年2月16日,芮恩施陪同到中国访问的美国前总统格兰特儿子夫妇,一起晋见袁世凯,袁氏忽然语重心长,若有所指地说:“尊翁尽管拥有伟大权势,但能适时引退,你们西方政治经验的高超,令人佩服。”当天,袁世凯在和芮恩施单独会晤的场合中,袁氏表示,“我何尝期望新的光荣和权势;但既经人民拥戴,惟有一本个人天职尽力以。民众拥护于前,希望他们继续拥护于后。”袁世凯告诉芮恩施,他登极之后的年号取名为“洪宪”,即寓意真诚行宪。袁世凯接见芮恩施之后的一星期,中国政府即于2月22日明令公布袁世凯登基的日期延后,不久,当局又宣布取消帝制,并废除了“洪宪”年号。

1916年6月6日,袁世凯病逝于北京,时年57岁。目睹过袁氏丧礼的芮恩施如此描述出殡见闻:袁氏诸子,群集于一素幕之中,步行以随,内中袁克定最显悲哀。路旁鹄立于军警后之观众,除静默致敬之外,殊无戚容。袁氏并未深得民心。他自私自利,深居鲜出,除征敛与刑戮之外,与人民毫无接触……芮恩施说,在飘扬耀目的旗帜下,和凄惨动人的荻管声中,新中国历史上另一俶扰多事的一页,权作结束。

(责编/甘丽红)

深圳大巴租赁

吊顶批发

无油空压机租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