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电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配电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9000亿结余难掩医保基金亏空风险

发布时间:2020-07-13 19:18:41 阅读: 来源:配电柜厂家

记者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近日公布数据的基础上初步计算得出,医保基金的累计结存已超过9000亿元。对于总额中规模巨大但却封闭管理的个人账户资金,有专家认为,个人账户既不能有效分散医疗费用风险,使用效率低下,又导致账户滥用恶性膨胀,取消个人账户应是大势所趋。

《2013年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快报数据》显示,当年基本医疗保险基金收入8173.7亿元,基金支出6801.1亿元。因此,若不考虑少量利息和其他收入,2013年医保基金结余约为1373亿元。据人社部数据,2014年1-2月基本医疗保险基金收入1249.5亿元,基金支出1064.1亿元,同理,两者差额185亿元。

此外,2012年末城镇基本医疗累计结存7644亿元。若将这一数值与上述两项差额相加,可初步计算出医保基金至今年2月末的结余已经达到9202亿元。

据了解,准确的统计数字将在后续公布的《2013年度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中披露。不过可以预见的是,基金规模膨胀的趋势很可能延续:根据财政部公布的《2014年全国社会保险基金预算情况》,到今年年末,我国医保总结余预计将达10751亿元。

对于如此大规昆明最好的整形医院模的资金结余,有专家认为,一方面基金面临着保值增值的问题,更值得注意的是,医保个人账户封闭导致的资金大量沉淀,是医保基金运行效率不高的表现。

我国现行的城镇职工医疗保险制度延续了上世纪90年代设立时确定的“统账结合”模式,即分为现收现付的统筹基金和积累制的个人账户。具体而言,单位缴纳的基本医疗保险费一部分用于建立统筹基金,一部分划入个人账户;个人缴纳的基本医疗保险费计入个人账户。

“新医改以来,参保人数在迅速扩大,基金规模也在增长,制度总体运行平稳。”对于医保基金结存问题,人社部新闻发言人李忠曾表示,在2012年医保基金累计结存中,个人账户占总结存数的40%左右,积累达到2697亿元。

但对目前规模可能已超过3000亿的个人账户资金,全国大部分地区实行封闭管理,只允许用于在定点医院、药店看病买药。看着账户上的钱成为看得见用不成的“死钱”,一些参保人会利用多种渠道花掉,因而滥用医保卡购买日用品,甚至套现的情况时有发生,且屡禁不止。

“当初之所以设立个人账户,主要用意在于通过强制储蓄,积累资金。然而,医保制度运行至今,‘统账结合’模式对于医保制度的可持续性和公平效率的负面作用日益明显。”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庹国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医保个人账户目前存在化解风险能力弱、大量结余、利用率低和参保者过度使用等问题。

有学者对广东6市的医保个人账户改革实践进行研究发现,若个人账户资金沉淀太多,将直接导致统筹基金余额不足,统筹基金支付能力下降,影响待遇水平的提高。

“个人账户不是一个风险分担机制,只能专款专用,不能共济使用,浪费了保费资源。”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李珍认为,有必要取消个人账户,全部纳入统筹基金,这样能够进一步扩大报销范围,提高报销比例,在更大程度上发挥社会互助共济作用。

中国社科院专家郑秉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个人账户的存在,导致了账户滥用的恶性膨胀,分散了医保制度的资金统筹能力。目前,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医保资金都是纳入社会统筹的,并无个人账户设置,其目的就是最大限度地发挥社会共济作用。“从这个角度而言,取消个人账户是大势所趋。”

原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东进此前也表示,城镇职工医疗保险的个人账户是医疗保障制度转轨时对原国有企业待遇补偿的一种过渡政策,在推进城镇居民医疗保险制度建设过程中,应该让个人账户淡出,只建大病统筹基金,这样既能增强统筹基金的共济性,又符合政府负有限责任的基本原则。

专家认为,当前可行的办法是逐步消化个人账户沉淀,弱化个人账户,提高基本医保的补偿水平,降低个人的负担。从全国来看,主要有三种做法:拓展个人账户使用范围和对象,提高其效率,比如广东、江苏合肥治疗牛皮癣专科医院等多个地市率先将其家庭化,参保人直系亲属、配偶也可以使用这笔钱去门诊、药店看病购药;用门诊统筹来弥补个人账户共济作用小的缺陷;将个人账户资金用于新的用途,比如购买补充商业保险,像江苏常州、苏州等地允许用个人账户资金购买大病商业补充保险。(经济参考报,记者 李唐宁)

大规模结余难掩医保亏空风险

近期,人社部2012年统计公报显示,年末城镇基本医疗统筹基金累计结存4947亿元,个人账户积累2697亿元。同时,至2013年底一些省份医保基金结余超过千亿元。这些数据引起社会舆论广泛热议,如此规模结余是不是意味着当前我国医保资金已多到“花不完”的地步?

然而,记者实地调研发现,大部分基层地区的真实情况是,较为普遍的医保亏空,相关机构的医保资金捉襟见肘、坐困愁城。且不说大规模结余,即使与我国医保制度提出的“以支定收、收支平衡、略有结余”目标,也越来越远。

“寅吃卯粮”难以为继

据湖南省人社厅公布的数据显示,“新医改”推行至今,湖南省职工医保、城镇居民医保和新农合等3项基本医保参保(合)人数达7035.97万人,其中职工医保政策范围内报销比例比改革前提高了约10个百分点,每年受益的职工群众很多,受到老百姓广泛欢迎。

但与此同时,湖南省怀化市洪江区医保局副局长姚加权接受记者采访时,也对当前如何维系当地职工医保这个“盘子”感到忧心忡忡。据了解,洪江区这个只有约5万人口的小地方,职工医保2010年至2012年共亏损基金3832万元。最新结算数据显示,2013年1至4月,基金收支相抵又亏了628万元。“历年累计结余被消耗殆尽,现拖欠医院医疗费用1500万余元,难以为继。”他说。

洪江区的情况,是当前职工医保“沉陷”现象的冰山一角。一个中部地级市人社局负责人告诉记者,当地除了一个城区和一个经济强县职工医保有累计结余外,市本级和其他约10个县区均累计亏损,很多统筹地区早已“寅吃卯粮”。为还医院欠账,甚至动用了属于参保人员私人财产的个人账户余额。

即便如此,当地最大的两家医院负责人仍然对记者说,两家医院分别被该市医保经办机构拖欠超过1.6亿元和1.5亿元。“因为无法及时得到医保补偿费用支付,有医院被迫贷款给医生发工资,有医院不愿接收职工医保病人。”当地卫生部门负责人说。

湖南省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副院长雷冬竹向记者介绍说,医保资金拖欠医院报销款已成“潜规则”。2013年,郴州市职工医保基金拖欠医院3000多万元,“自负盈亏的公立医院救死扶伤却拿不到报销款,怎么保证对病人的服务质量不会打折扣?”

记者了解到,近年来,一些地方为了防止职工医保亏空继续加大,将医保资金切块下定额计划到各个医院。每年第四季度,一些医院“切块资金”用完,就向其他医院特别是中心城市大医院“推病人”。如此一来,不仅导致中心城市大医院“爆棚”,更使相关地方病人因为跑上级医院而吃苦受罪并支付更高的就医费用,在很大程度上加剧了看病难、看病贵。

“缴少付多”且“假余真亏”

根据各地人社部门统计,全国大多数地方,职工医保资金都有结余。但一些医保管理、卫生、财政等部门专家指出,医保资金是“结余过多”还是“亏空严重”不能一概而论,至少职工医保就是“总体盈余掩盖局部亏空”甚至“假结余真亏空”。

据记者获得的一个地级市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底该市职工医保累计结余6.5844亿元,其中统筹基金结余2.9284亿元。“实际情况是仅市本级职工医保经办机构累计拖欠医院、药店金额就达到3.2亿元,拖欠费还挂在账上,结余是个假象。”这个市卫生部门负责人说。

更有一位地方财政部门官员透露,按规定,职工医保每年必须提取相应的风险基金以应对特殊情况,但实际操作中往往无法足额提取风险基金。如考虑这一因素,一些地方职工医保基金实际亏空可能更严重。相关部门专家指出,“缴得少花得多”是相关地方职工医保亏空严重的重要原因,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参保人员结构严重失衡。姚加权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原洪江一家老国企退休职工杨某参加职工医保共缴纳4920元。7年多来共住院17次,医保为其支出21万元。而原洪江瓷厂破产改制后844名退休退养人员共缴费115万元参加职工医保。10年来医保基金共计支出855万元。姚加权说,洪江区退休人员达到12380人(含改制企业10442人),占职工医保参保总人数的67%,“1个在职人员供养2个退休人员,这种参保人员结构无论如何也运行不下去。”

二是报销额攀升呈失控态势。比如,湖南省邵阳市职工医保不仅参保单位包括大量缴费基数低的困难企业,且来自这些领域的退养职工随着年龄增大健康状况每况愈下,医疗消费持续攀升。据统计,2013年邵阳市本级职工参保人数15.6万,全年住院率达28.5%,市直参保人员住院的均次费用达8308元,都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疲软的归集能力与强劲的刚性支出需求此消彼长,趋势难以遏制。

财政“救急”、政策“解套”势在必行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内地很多城市为了解职工医保燃眉之急,也采取了一些应急措施。如加大财政预算并确保职工医保配套资金足额到位、提高医保基金征缴基数并努力实现“应缴尽缴”等措施,但由于扩大参保规模潜力有限、地方财政配套资金属于“杯水车薪”,效果有限。还有一些地方,更采取切块包干乃至强制打折付费等办法来减少医疗费用支出,客观上容易损害医院和参保人员利益,“副作用”非常明显。

一些多年来从事“新医改”操作的干部和专家认为,针对部分职工医保“沉陷区”面临的困难,除了医保管理机构和地方政府通力协作扩大参保规模、强化基金征缴、规范待遇标准和加强基金管理,还亟待国家采取如下措施定向“救急”并探索政策“解套”:

其一,对特殊地区采取政策性扶持措施。目前,类似洪江等地职工医保基金巨大缺口多属历史遗留下的沉重包袱,基层和地方财力根本无力负担。作为过渡性措施,相关地方建议国家应该给予临时性救助,以化解社会不稳定因素。

其二,提高医保统筹层次。现在,我国以区县为单位的统筹单位很容易在参保人员结构失衡的地区产生严重亏空。为此,应该将区县统筹提高到地市统筹,在有条件的地方应该试点推进省级统筹。这样不仅能缩小地区差距,还能更好利用医保基金。

更有专家提出,如今对沿海等发达地区而言,大量劳动力、经商办企业者等青壮年人力资源的流入,使这类地区不仅占经济实力强的优势,还对内地特别是不发达地区医保资金归集形成“虹吸效应”。而后者在人口结构变为以老人、小孩为主后,单纯依靠地方力量筹集医保资金肯定会更加捉襟见肘。本文来源:瞭望观察网

为了减轻医保领域“马太效应”,这一领域资金应参照“分税制”将统筹上升到国家层面。只有国家统一掌握部分医保资金,在发达地区和欠发达地区之间以一般和专项“转移支付”方式填平补齐,才能更好解决“医保沉陷”问题。

其三,推动“多保合一”。当前,即使是职工医保严重亏损的地方,新农合、城镇居民医保还能保持不同程度盈余或者平衡。为此,应探索对现行医保制度加以整合,推进“三保合一”。此外,应加快推进对机关事业单位医疗保险、公费医疗等“超国民待遇”的改革,将这些领域尽快纳入覆盖全民的一体化医保,通过做大医保资金池,来提高医保制度的支付水平和抗风险能力。(《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苏晓洲 帅才)

鹤壁西装制作

宜春定制西服

南平职业装定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