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电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配电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西藏军区某汽车团出247名烈士非战死亡率最高《资讯》

发布时间:2020-11-09 17:29:04 阅读: 来源:配电柜厂家

西藏军区某汽车团出247名烈士 非战死亡率最高

“斯太尔”卡车的汽笛长长鸣响,清澈的白酒倾倒在车轮碾轧过无数遍的公路上,点燃的香烟被抛下公路边的悬崖……

去年9月,西藏军区某汽车团新任团长施勇上任伊始,第一次带队执行高原运输任务就带着官兵来到著名的“迫龙天险”祭奠牺牲在这里的战友们。

这个在高原运输线上奋战了18年的老兵庄严肃立,口中喃喃念叨着:“余中强、唐小平……同志们来看你们了,你们放心吧,现在,弟兄们都很安全。”

西藏军区某汽车团是全军驻地海拔最高、行驶道路最危险的高原运输团,成立60年来,先后有247名官兵献身雪域高原。

常年行驶在“生死运输线”上,雪崩、泥石流、塌方都是致命威胁。汽车团的历史上记载着,1967年9月21日,团里派出40台车为某边防团运送冬囤粮。车队行驶到迫龙险段时,官兵们小心翼翼地驾车通过这段山体破碎地段。

据后来幸存的官兵回忆,当时突然听到山谷里传来鬼哭狼嚎般的嘶吼,摇下车窗,就见一股10多米高的浪头急速逼近,行驶在冲沟口的6台车瞬间就被卷下近百米深的河谷中。

当晚,西藏人民广播电台播音员用沉重的声音播发消息:“日吾冰川融化,6辆运粮车被冲下深谷,9名官兵壮烈牺牲……”

就是这段“迫龙天险”,先后夺去了13名汽车团官兵的生命。1988年8月,汽车团命令正在察隅执行运输任务的十六连:限你们于8月7日赶回拉萨执行物资下送任务。

两天后,十六连车队归途中来到迫龙天险前。这里左边是万丈深渊,右边是陡峭的崖壁,飞石还不时落下。

行车经验丰富的余中强带车走在最前面,经过一个拐弯时,没想到路基突然塌陷,余中强的车连同后面一辆车,眼看着掉下深渊,滚进了波涛汹涌的雅鲁藏布江中。

施勇团长忘不了自己熟悉的湖北籍战友杜玉明。1995年10月,西藏八宿县油料告急,过往数百台车被困。接到求援,汽车团官兵开着油罐车赶往八宿县。

途中车队要翻越海拔5000多米的米拉山,不料天上下起大雪,路面积雪超过1米,邻近米拉山顶时,路面太滑,车辆无法前进,官兵们只好把车停下,拿出三角木垫在打滑的后轮下。

正在推车的驾驶员杜玉明发现第三台车摇晃着向后溜车,他跑过去跳进那辆车的驾驶室,快速打着方向盘,一连躲开8台油罐车。

然而这台刹车失灵的油罐车如同脱缰的野马,怎么也停不下来,油罐车最终撞在半山腰的岩石上,撞击产生的火星引燃了外泄的汽油,整个汽车立时被熊熊火焰包裹,杜玉明壮烈牺牲。

施团长也忘不了汽车团干部黎洪林。2004年4月17日,时任团运训股股长的黎洪林奉命执行战地勘察任务,车辆行至318国道4658公里处,由于阴天雾大,能见度低,越野车行驶得很慢。

没想到浓雾中呼啸着冲出一辆地方载重大货车,重重地撞上了黎洪林乘坐的越野车。巨大的撞击将他抛出驾驶室,黎洪林当场牺牲。

处理事故现场的汽车团副参谋长李金富悲痛地说:“牺牲时,黎股长手里还攥着战地演习文书。”

汽车团还有很多父子兵。曾任副团长的常洪兴在儿子常设奎高中毕业那年,把他送到了部队,儿子被分在汽车团服役。

父子俩一起在高原上跑了4年,最艰巨的任务,常副团长总是说:“让他小子去!”妻子看到丈夫如此“折腾”儿子,很不理解,常洪兴说:“就是要让他到最艰苦的地方锻炼,不在‘天路’上吃吃苦,就不知道如何去爱别人!”

几年后,常设奎告别父亲退伍回到山西老家,儿子回家第六天,常洪兴就接到一封加急电报:“奎儿病故速归!”

常副团长没有看到儿子的遗容,只看见常设奎的死亡通知单上写着:因高原心脏病突发死亡。儿子走后,常洪兴返回了高原,他留在了西藏,退休后也没有再回老家。

在汽车团服役了多年的老士官们说,前些年,因为高原上路况差,团里几乎每年都要举行追悼会,那是官兵们最难过的事,如今这些年,各方面条件好了,追悼会才渐渐少了。

2001年5月1日上午,汽车团十一连停车场上,气氛肃穆,哀乐低回,官兵们用山桃枝、格桑花编织着花环、花圈,搭起简易灵堂,深切悼念23岁的一级士官刘轩。

两天前,刘轩驾车跟随车队执行运输任务回撤途中,在翻越海拔5300多米的曲德贡山时,不料天气突变,乌云密布,狂风大作,车队行至半山腰,山上传来沉闷的巨响,官兵们知道,雪崩发生了!

猝发的雪崩气流使得车辆摇晃不止,战友们看到刘轩跳下车,拿起两块方木垫在车轮下,就在此时,雪流冲击而下,巨大的惯性转瞬将刘轩推下20多米深的山崖。在送往医院的路上,刘轩永远闭上了眼睛。

战友们为他整理遗物时,发现了刘轩写给未婚妻还未来得及发出的一封信,信上他说:“这几天,我又要随部队执行边防运输任务了,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信的结尾,刘轩还为未婚妻“唱”了一首战友们最喜爱的歌——《血染的风采》。

可怕的雪崩还无情地带走了战士胡友辉。2002年8月,十连接到前往格尔木拉建材的运输任务,胡友辉已经考上军校,正准备在上学前回家看望父母。连队考虑到他的情况决定让他留守。

听说有任务,一向工作积极的胡友辉找到连队干部软磨硬泡,要求完成最后一趟运输任务,为连队尽最后一次力,最终获得批准。

任务第三天,车队来到“三江之源”沱沱河时天气骤变,下起鹅毛大雪,车队爬坡时不少卡车开始冒黑烟。胡友辉发现前面的车突然停了,原来有车辆趴窝了。

当过修理工的胡友辉热心地跑过去帮忙,他麻利地打开引擎盖,忙碌起来,20分钟后,顺利排除故障。当他走回驾驶室准备发动车子时,不料一声巨响,雪崩发生了,胡友辉连人带车被铺天盖地砸下的雪团深深掩埋。

两个多小时后,等战友们哭喊着扒开山一样的雪堆找到胡友辉时,他紧握着方向盘,已经成了一座巍然不动的雕塑。

每年清明节,团里都会组织官兵们到拉萨市西郊的烈士陵园为牺牲的战友扫墓。珍藏在团史馆的团史“英烈名录”中,记载着这247名高原汽车兵的故事。团史上也说,“这是一支和平年代、非战争牺牲人数最多的团队。”

马鞍山银屑病医院哪家好

成都阴茎延长手术哪家好

西安看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相关阅读